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心计:老婆,别来无恙
展开

婚心计:老婆,别来无恙 深海以眠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8.95万字

传闻他金屋藏娇,有一个放在心间上宠的女人。

婚礼前夕,她把护照,身份证,机票交到他手里,“去找她吧。”
还有一张写着她地址的便签。
然后转身离去。

一别三年,她浴火重生归来,入主叶氏。
一边在商界周旋,一边着手调查父母的死因。

那个名义上的未婚夫却将她逼到角落里,慢条斯理地解着衬衫扣子,“野了那么久,舍得回来了?”
叶挽冷冷地看着他,这个男人要做什么?!

直到整个人被扑倒,叶挽才回过神来,“混蛋,做什么?!”
那混蛋邪肆一笑,“你说呢!”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深海以眠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15.34万

  • 创作天数

    265

其他作品

  • 陌以北归

    初次相遇,看着满身是血的他,愣在原地,一向是众人眼中乖乖女的她,却坚定地把他拖进了屋。几个月后,季氏集团遭遇危机,来自法国的M公司以强势的姿态入主季氏,代价是他的婚姻。婚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渐渐变得微妙。婚后两年,人前她是季家的大少奶奶;人后她孝顺着他的家人。然而,这一切,却没有得到他的真心以待,直到她终于提出离婚。那一年,她二十一岁,下定决心要忘记他,远离一切,回到法国。同年,享誉世界的少女天才设计师重拾画笔,复出服装界......——一个是商界奇才,有着令人羡慕的家世,却在命运年轮中被迫成长;一个是医学院高材生,,眼中只此一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过往于他们来说,是命运的馈赠还是命运的捉弄?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然小果

    99 迷妹值

  • 2

    九子

    99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芊霓裳

    “顾先生,不要,你太大了…”“年纪大的男人会疼女人。”未婚夫背叛,唐沫儿一不小心招惹上了京都豪门贵胄顾墨寒,并陷入了他的情网,后来她才知道他只是想让她生一个继承人。三年后,一个小奶包跑过来抱住了她的大腿,“给我买根棒棒糖,我把我爹地送给你哦。”英俊挺拔的男人将她抵在墙角里,她一脸的茫然,“先生,你是谁?”“乖,宝贝儿,这一次我一定轻轻宠。”(1v1,娱乐圈打脸爽文+宠文,亿万第二部)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安知晓

    七年前一场意外,沈千树怀上了夜陵的孩子。七年后,小童画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国民儿子,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夜陵,“hello,便宜爹地?”。夜陵看着粉妆玉琢的小王子咆哮,“我的小公主呢?”。沈千树准备带儿子跑路时被夜陵逮住扑倒,“要跑可以,先把小公主还给我,我们再生一个!”

  • 亿万豪宠:总裁的专属甜妻

    猫千草

    他是冷傲高贵的商业帝王,能被他宠着的女人只有一个,偏偏这个女人还对被宠这件事不屑一顾,想着法子要和他撇清关系。“你可以抱的男人只有我一个。”总裁大人凤眸潋滟,甚是撩人。她抗议,那她以后还怎么交男朋友啊!可惜抗议无效。他把她宠上了天,却不肯让她生下他们的孩子。当他让医生给她执行堕胎手术的时候,她心如死灰,毅然离开。六年后,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小猪扑满出现在他面前,“你可以当我一天的临时爹地吗?我可以把

  • 重生小俏媳:首长,早上好!

    丁嘉树

    【甜宠+虐渣=爽文】娇媚小媳妇被扑倒,红着脸道:“顾少校不是说娶妻娶德不娶色吗?”顾少校:”嘴上说说而已,你别当真。”重生前,宋冉单纯天真,被继母败了家产,被闺蜜抢了男人,终生未嫁,孤苦一生。重生后,宋冉擦亮眼睛,吃一堑长一智,首当其冲要做的就是抱紧她那前途金光闪闪的少校顾营长的大腿。诶?是不是大腿抱太紧?是不是她媚过头了?怎么顾少校随时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1V1身心干净,微博:RN丁嘉树,欢迎

  • 婚途有坑:爹地,快离婚

    豆丁丁

    【日更一万,双处1v1】他是权势滔天的B市太子,心狠手辣的商业霸主,一纸离婚协议书,让他失了分寸。“爹地,离婚请签字。”五岁的小包子傲娇开口。B市太子爷六年前被妻子甩了一张离婚协议书,六年后被自己亲儿子逼着离婚,天理何在?“我和你妈咪离婚,你就是单亲儿童了。”顾爵玺冷冷开口。小包子斜睨自己爹地:“妈咪说了,三条腿的蛤蟆没有,你这样的男人太多了。”顾爵玺脸色锐变,那个该死的女人!“爹地你还没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