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臣本红妆:相国大人,有喜了!
展开

臣本红妆:相国大人,有喜了! 蛋小花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39.96万字

(一对一,纯爱,女扮男装)苏夙贵为龙岩国第一少年丞相,奉承的了阴晴不定的少年帝,献媚的了貌美年轻太后,明面上是才高八斗的文雅才子,实则是……小小女子一枚。
某日醉酒相爷爬上宫墙,见一美人,诵诗一首:“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未料,长剑架上了脖子,苏夙再诵诗一首:“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
“老子是男人!”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1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妖言送出了1情书
  • Xff投了1张推荐票
  • 小阅书友801000108598投了1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蛋小花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71.76万

  • 创作天数

    451

其他作品

  • 相公难为 妻主太嚣张

    新文《臣本红妆:相国大人,有喜了!》已发~她是现代凤玉堂二代杀手凤暮瑾,左手灵宠,右手噬魂玉萧,竟一巴掌拍穿了。朝堂之上,一身四爪蟒袍官服的凤暮瑾蹙眉,冷眼一扫说“联姻?可以,只要陛下答应本王一个条件” 女皇心里打鼓,忙不迭的点头说“朕什么都答应” “本王连带姬妾一起嫁……”朝上文武百官石化,冷汗哒哒滴流。初到东玉国,凤暮瑾上了皇帝,戏了王爷,吻了相爷,睡了美姬,休书一甩,潇洒回国。众美男狂追不舍,冷面王爷冷声说道“本王早以娶了原配正夫,一生一世一双人……” (花儿新文已开,喜欢相公可以去看看花儿的总裁文喔!女主一样的强悍】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妖言

    99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恒星亿光年

    531 迷妹值

  • 2

    妖言

    99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新文《重生嫡女有空间》已发,求支持~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

  • 异能狂妃:皇叔,别太坏!

    然小果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打一场就解决的,不能就两场,再不能……就直接打死,浪费体力!”当21世纪佣兵女王穿越人见人欺废材嫡女身上,不好意思,那个包子少女已经死了。血眸再开,她岂能再任人欺负,身怀异能,手携萌宠,武力值爆表,分分钟吊打白莲花,脚踩炮灰。为承遗志,她上战场,平四方,手撕千军万马,从废材小姐一路成就女战神的神话。可这骚包皇叔不是嗜血冷酷,视女人如粪土么?那这眼神幽怨、躺在榻上这骚操作连女人看

  • 蜜宠田园:神医辣妻山里汉

    雁丘

    一朝穿越成了农家软弱可欺的赔钱货,身边还跟着软包子亲娘和病秧子哥哥,自己还被亲奶奶算计着给老头子当通房。苏秦觉得压力山大,撸起袖管儿,“自毁容貌”果断分家,赚大钱,养家家,虐渣渣,一手极品医术,小日子也过的风生水起。可是总有一个傻子猎户说要对自己负责,处处无怨无悔的帮着自己,岂料山里汉子不但心思不单纯,身份也不单纯,帮着帮着就以将军的名义帮进洞房了。某男超狗腿:“娘子,将军什么的,我都不在乎,我只

  • 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

    楚玥

    她是21世纪王牌特工杀手,一觉醒来,成为弃妃不说,眼前还有一只猛虎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吃她。然而她刚从虎口逃生,转身却落进这个暴君手里。他一逼再逼,她一退再退,退无可退之际,她决定跑。他却用一道圣旨给她玩起了囚禁play。“什么?侍寝?”她冷笑,指间寒光闪簇,眸底涌起嗜血寒光,“不怕被阉,就放马过来。”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床榻间,似笑非笑,“原来爱妃这样重口,非要见血?”一夜之后,他对她食髓知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