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农女:将军家的小娇娘
展开

重生农女:将军家的小娇娘 拔刀一笑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79.3万字

  前世李玉娇没脑子又瞎了眼,放着家里的男人不睡,被个油嘴滑舌的货郎骗着私奔。后来男人成了战功赫赫的大将军,她却毁容沦为青.楼倒夜香的老妈子,死在仇人脚下。重活一世,李玉娇再也不要猪油蒙心,坏她姻缘的的婊堂妹、夺她田产的恶继婶、还有毁她清白的渣东西,这些她一个都不会放过!最重要的还是那个男人,必须要大胆豪放的抓住他的身和心。“那个,隔壁方叔送来的鹿鞭我熬了汤,你喝光了吧。唔…别…天色还早,汤,汤撒了。”“嗯,娘子还觉得我需要这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60

排名43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慢悠悠投了1张推荐票
  • 慢悠悠投了1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拔刀一笑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79.3万

  • 创作天数

    167

更多迷妹周榜

  • 1

    小阅书友15203428005321044

    140 迷妹值

  • 2

    小阅书友15244144204687793

    110 迷妹值

  • 3

    念念不忘SHE

    105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童扬的公举心

    3,410 迷妹值

  • 2

    小阅书友14898481120200669

    3,130 迷妹值

  • 3

    浅笑

    3,110 迷妹值

  • 4

    getout

    3,110
  • 5

    未来05

    3,105
  • 6

    小阅书友14885135783590540

    3,005
  • 7

    书友008210

    2,985
  • 8

    小阅书友854001668683

    2,955
  • 9

    书友000763

    2,950
  • 10

    小阅书友15130926612232064

    2,950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新文《重生嫡女有空间》已发,求支持~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

  • 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

    紫雪凝烟

    作为杨家大房的长女,杨如欣的乐趣就是发家致富养弟妹,但是,那个瞎眼瘸腿的家伙怎么阴魂不散啊?她做饭,他就跑来烧火;她摆摊,他就跟着出来吆喝……“我说,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帮忙啊?”杨如欣没好气的问了一句。“是啊。”对方急忙点头。“那我现在要成亲生包子,你能帮吗?”杨如欣掐着腰嘚瑟的看着对方。“这个……”对方顿时略显羞涩的扭捏了一下,“我自然能帮的……”说着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一把就将杨如欣禁锢在了怀里

  • 农门辣女:山里汉子甜宠妻

    水珞珞

    穿到古代,她成了又丑又瘦,命带灾星的农家女。爹失踪,娘软弱,大哥憨厚,幼弟病弱,处境堪忧。被退婚?秒变小福女,让眼瞎的渣男后悔去吧。欺负她家人?略施小计,让对方哭爹喊娘。她一身本事,怕个啥?赚钱养家斗极品,其乐无穷。本想安稳种田,发家致富奔小康,哪晓得即将和她谈婚论嫁的忠犬山里汉身世不简单!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新文《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娇嫩,求支持~“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