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雁北归秋

第四十章:约定

雁北归秋 刨啦拳拳 2217 2018-05-17 00:18:00

  “你来了。”

  张灵柚放下了手里正仔细端详着的绣盘,抬起头望向了走进门的木秋萌,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惊讶意味,仿佛很早之前她就会知道木秋萌会在这样的一个时刻来到她眼前。

  也仿佛她是受到了她的邀请,而非不请自来。

  “我来看看你。”

  木秋萌尽量克制住自己动摇的目光,用极其平淡的眼神看着张灵柚那双略微渗透出和善柔光的双眸,她不知道那样一双狐狸般温顺却极具欺骗性的眼睛现在对她这样的温柔意味着什么。木秋萌只好四处打量房间里的摆设,而即使是如此,她也能感受到有一双不说话的眼睛炙热地盯着她,让她站在这里也不是,站在那里也浑身难受。

  不是滋味。

  “我知道。”张灵柚轻声说道,她挥挥手示意木秋萌在她身前的桌案对面坐下,嘴角泛起了白莲瓣似的笑意,这样看上去,张灵柚也如同这一屋子的奇异混杂的味道一般,像个自带香气的人了起来。

  “你知道?”木秋萌不解地注视着她问道,顺手摸了摸自己已经被屋内的味道熏得酸痒起来的鼻子,“这样浓郁的味道,你受得了吗?”

  “这样的味道,是我喜欢的味道。既然是喜欢的味道,便早就习惯了。”张灵柚挑起左眼上方的眉头,她觉得木秋萌说的话十分莫名其妙。她自幼就喜欢这样让她喘不过气来的香气,因为她觉得在这样的香气里,会迸发出来无限种可能。

  好玩的,糊涂的,无厘头的,就是不会有平淡和匮乏,这样浓郁的味道里不允许这样的感受存在着,更加不会让人有空间去悲伤。她永远会觉得养尊处优着,难闻的气味,在她的认识里都是为那些肮脏抑或是贫穷的人准备好的,她不要。

  “......不要再让宫人再点这些熏香了,也不要再摆这些花草了。”

  木秋萌呆了片刻,从嘴里跑出来的就是这句劝告张灵柚的好话,她实在受不了坐视不管的感觉,既然她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就不能让它肆意地蔓延下去。

  她要砍断它。

  “有什么问题吗?”张灵柚一改往日的不屑姿态,她觉得木秋萌会特意跑来本就已经蹊跷,而她口中又说出了这样的话,不由得让她重视起这一切来。

  “侧妃娘娘难道没有感到浑身乏力,食欲不振,甚至喝了再多的药剂,亦是夜不能寐吗?”木秋萌不想直接告诉她这些,只好从侧面敲击着她,她知道张灵柚是聪明的人。只要点到为止,她一定会懂。

  “......我原本以为这些只是有孕后的正常不适,你的意思是......都是这些味道在作祟?”张灵柚侧过头正色道,她明白木秋萌曾经是御药房的人,她懂的这些常识一定比她多许多。

  “对。”

  木秋萌低头拿起了桌案上的一块鲜花酥啃了起来,她实在不想去体会张灵柚此刻的眼神和心情。那样会让她觉得更加烦躁难安,对,她的良心已经得到了宽慰,她已经告诉了张灵柚了,这就够了。不要再管其它了,阿萌。

  张灵柚也低下了头,她并没有再去看木秋萌。一旁的绣盘上的金鹊还是栩栩如生地朝她要飞翔着,向她诉说着它的愉悦,小皇子,不,小皇侄出生的愉悦,她是怀着多么勉强坚持和期待的心情等待着他的到来。

  这样的体会只有她知道。

  这个皇宫不是她的家,她从前再怎么被人夸作聪慧也罢,美丽也罢,现在也只不过是个被囚禁在深宫里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还得在宫人面前维持着夫妇间表面和睦的普通人。

  但是她不久前找到了真正属于她的东西。

  那就是还未曾谋面的,肚子里的孩子。

  她夜夜都能越发感受到他日渐强烈的胎动,一下,一下,分明是在告诉着她,有我在。

  有我在呢,娘亲。

  这是头一个真正属于她的东西吧,如今木秋萌的意思却大声地在她耳边重复着同样的话,那就是一遍又一遍的,这头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要成为别人争权夺利的工具了。

  不惜生命,不惜代价的,他的亲父亲要要了他的命。

  “你帮帮我吧!”张灵柚默默想着突然看向认真咀嚼着嘴里最后残留着一些鲜花酥馅的木秋萌,木秋萌睁大了眼睛惶恐地看向她,她就是害怕她会出口找她来帮忙,她总觉得这是件涉及人命的事情,办不好便是覆水难收的事情。

  张灵柚看着木秋萌的神情,立刻明白了木秋萌此刻心中的顾虑,“你就和皇上说,他皇兄对他没有二心的,让他放过他,好不好?”

  “侧妃娘娘说笑了,我没有那么大的本身。”木秋萌哭笑不得地回应道,让雁狄放过他?该说得上放过的,难倒不是雁狢应该放过他吗?

  “谁都没有这个本事,可是你有这个本事。你今天既然能只身前往这里,除了得到了雁狄的同意没有第二个原因,而能让雁狄同意你来看罪臣之妻,说明你和他关系非同一般。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来看我的,而且我也知道......你很善良。”张灵柚冷静而又准确地分析着,两眼却闪着因为激动而愈发晶莹的泪光,她那对平日里总是不屑上扬着的纤细竹叶般的眉毛此刻却拧得格外令人心疼,在木秋萌眼中,她的每一根眉毛都在显现着她的急迫与哀伤。

  她终于明白雁狄会爱上张灵柚的原因了。

  因为不明白她真实心思的人,总会那样错觉地认为,她的或悲或喜都像是一幅画,男人希望在仕女图上见到的任何神态,她都能严丝合缝地呈现出来——一个适合演绎所有儿女神韵的天生就适合深宫荣枯的女人。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目中无人的侧妃娘娘直楞楞地跪在了她眼前,她从记事到现在的几百年里,都未曾有个人会这样去求她做任何事情。

  更别说是这样一个人。

  “你帮我就是帮我的孩儿,他还那么小,他不能承受着这些阴谋然后无辜地死去!如果皇上执意要禁足雁狢到他出世为止,正如你所想,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去了结掉他!不行......不可以......我为雁狢做了那么多事,从未想过要谋害自己的孩子!”

  “不要再说了!”木秋萌硬生生打断了张灵柚悲切的恳求之辞,她看着她在地上因为她的呵斥而吓得不敢作声的畏缩模样,轻声说过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她说,“我一定帮你保住这个孩子,是因为,你头一次没有因为雁狢而活,而是因为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