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未知名侦探

身为医学工作者的指责

未知名侦探 苏洛家的斯诺 3406 2018-05-17 00:11:05

   廖文涛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头很疼,大概是在酒吧喝多了吧。他想揉一揉太阳穴,但是突然发现手无法动弹,不仅如此,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

  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来,“唉,都让你别喝那么多了,结果到现在才醒来。”他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随后想了起来。这不是在酒吧遇到的那个女人吗?

  “你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苏雪尘拿下了遮住廖文涛眼睛的布,窗外的阳光立马刺向他的眼睛,使他无法直视面前的女人。

  “你是廖文涛吧。”

  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廖文涛心想不妙,但是看看周围的环境。再看看被绑的自己。这个女人也不像是警察的人,否则自己现在早就应该在警察局了。不知道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只好先顺着对方走了,毕竟保命要紧。

  “是的。”廖文涛回答,随后又反问对方:“你是什么人,又对我做了什么?”

  “是你自己蠢,我在酒里下了药,如果你再多喝一点,估计现在已经归天了吧。”

  苏雪尘打开了手机录像。将摄像头对准了廖文涛,然后点燃了一根香烟,缓缓坐在他的对面,问道:“你的老大是谁?”

  就在廖文涛考虑该不该回答的时候,苏雪尘替他回答了,“是周枫吧。”廖文涛闭上眼睛,最终点了点头。

  苏雪尘心想:果然和自己判断的一样。

  “你们的毒品研发基地在哪里?”

  “我们没有什么研发基地。”

  “那你们是如何运输毒品的呢?”

  “我不知道,我并不是负责这一块的,一切听从上面的安排。”

  “你的上面除了周峰还有谁?”

  “苏家。”

  “别妄图撒谎!如果你实话实说,我们将会失去很多麻烦。”然后苏雪尘关闭了摄像头,说:“实在不行,咱们也可以用刑,我不介意的,反正警方对于可能会是你们毒品研发基地的地方进行逐一排查了,迟早会查到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那么你是选择现在实话实说,还是等我用刑之后再说?反正我不是警方的人,对你用刑后,只要说是在逮捕你的过程中,你进行反抗,你懂得,又或者警方查到你们的基地之后对你进行抓捕,不过我劝你,你应该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丁温这边在排查的时候主要是针对废弃工厂、写字楼,以及私人别墅,条件主要是一定要有足够的空间来摆放试验品和各种试验器具以及货物,市中心是很少出现这些了,所以从郊区排查到的可能性更大,尽管这么说,也不代表市中心不用查了。

  统计了下,废弃工厂20处、废弃写字楼35座、私人别墅50处,经过一天多的排查,已经剔除掉了接近三分之二,他们仍在郊区,这样的话,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查到。

  就在丁温认为自己会比苏雪尘先找到的时候,对方打来了电话。

  “已经找到了。”

  “……在哪里?”丁温刚刚还在为自己沾沾自喜,转眼就被打脸了,这是他没想到的。

  “樱花路1219号的别墅。”丁温立马拿出了统计名单,他印象中并没有这个地点啊,难道统计漏了?结果一看,还真是没有。

  到底怎么回事去问苏雪尘了。

  警方一伙人到达的时候,眼前的并不是什么废弃或者周围人少的地方。这栋别墅于市中心,这里是别墅区,除了严密的安保,周边都是繁华地带。原来他们被误导了,以为会选择较远的地方,但是忽略了“大隐于市”。

  当丁温和吴警官进去的时候,苏雪尘正在抽着烟,一旁的廖文涛正绑在椅子上,整个大厅放满了化学原件和实验器具,里间则堆着各种毒品,其中有很多空箱子,应该是已经被卖出去了,而且从数量来看,已经卖出了大部分。

  吴警官立马叫物证科过来把现场的器具和货物都搬回警察局,而丁温则是感到奇怪,问苏雪尘:“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廖文涛的?而且你也没有见过他,又如何断定他就是廖文涛的呢?”

  苏雪尘正要回答,吴警官突然自言自语:“不应该啊,如果是他们自己研发毒品,应该是有研究人员才对啊,但是研究人员却不在。”

  “研究人员还在。”苏雪尘回答。

  吴警官的疑惑,“在哪里?”

  “吴警官,研究人员是第一经手毒品的人,我问你,如果你是贩毒人员的话,会让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活在世上吗?”

  吴警官和丁温立刻将视线转到了还未松绑的廖文涛,“说,研究人员呢?”

  廖文涛却说不知道。

  “你已经被抓了,多说少说有区别吗?还是实话实说吧。”吴警官一副“你躲不掉”的样子。

  “他确实不知道,估计他们也在找这个人。”苏雪尘说道,“但是这个人其实是在等着警方发现他的,所以不希望被组织成员发现自己的尸体。”

  “师傅!你快过来!”这时候许警官突然叫了起来。

  “什么事?”吴警官走了过去。

  “我们刚刚在搬货物的时候,最里面有一具尸体!”惊诧的不止吴警官和丁温,还有廖文涛。

  这样就对的上了。他们虽然货拿走了货,但是空箱子仍在,而且正好毒品刺鼻的味道掩盖了尸体的味道,只有警方查到这里这具尸体才会被发现。

  吴警官立马吩咐下去:“赶紧叫鉴证科过来,尸体先不要动了,把廖文涛带回去,审问清楚和他们同伙的所有人,然后立马实施抓捕!”

  “是!”

  看到这里,苏雪尘突然想到刚刚丁温问自己的问题,“你刚刚不是问我怎么找到廖文涛的吗?其实问这个没多大意义,仔细观察一下就行,解释起来太复杂了。”

  “你这个人真的难搞懂。”

  “那又怎么样?比起我的推理侦查过程,你不如关心下我俩的赌约。”

  似乎是有这么个赌约,丁温想了想,是在俩人分头的时候,约定谁先查到地点对方就得答应自己一件事。

  可是丁温却耍起了无赖,“我明显是被信息误导了。”

  接着他突然愣住了,过了几秒反应过来,“信息是你提供给我的,原来是你误导了我!”

  苏雪尘吐了吐舌头,“我们可是有赌约,谁赢了才重要。”

  丁温无奈,看来根本说不过她,于是问;“那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嗯......以后的警方查案都带上我,放心,我也不会让人家知道我是苏家的人的,你就当热心市民的帮助。”

  “这个我得问问吴警官。”

  毒品事件结束了,周枫等人也被抓获,新的拍卖师苏家也很快找到了人选,苏雪尘在午后难得的冬日阳光里坐在木兰花茶馆靠窗的位置,拿出了一封信看了起来……

  看到这里,读者们一定会奇怪那个研究人员为什么没有详细说道。这方面苏雪尘没有去问吴警官或者法医详情,因为她已经知道了,还知道了警方和法医都不知道的,这将是个秘密。当天苏雪尘并不是找到地点后就立马通知了丁温等人,而是再次蒙上了廖文涛的眼睛进行了一场安排。她在进门的时候查看过,她当时就觉得空箱子很奇怪,所以带上手套将这些挪动过,自然也发现了尸体。

  现在明明是冬天,尸体却已经出现了尸臭和尸斑、并且水肿、开始腐烂,估计死亡时间大概有六七天了。庆幸的是尸体面部还勉强能辨认。

  苏雪尘在脑海里回忆了下这个人,想起了此人是一名医学家,叫艾茜明,四年前曾在本市的风信子医院就职过,三年后突然辞职了。现在看来,应该就是当时辞职后来到了这里进行研究。

  他是医学家,应该是服用了氰化物之类的。

  苏雪尘翻了翻艾茜明的衣物,发现上衣口袋里有一封信,上面写着:未知名收。

  但是当时没有时间给苏雪尘仔细阅读这封信了,于是她拿走了信,将尸体和箱子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然后通知了警方过来。

  未知名人士: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知道能找到我的应该不会是警方,可能是因为我的经历造成了不信任的心理。你看见这封信后请一定要帮帮我。

  周枫以赚钱为诱惑,吸引拍卖行那些利益熏心的会员,与他们合伙出资找到了我。我妹妹身患罕见病症,他们居然抓住了她威胁我,出资一个亿,并承诺也可以继续在这里研究可以有效治疗妹妹的方法,条件是不可以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包括我的妹妹,我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但是还是毅然踏上了。我也知道那帮人不会留给自己活路的,我帮助他们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所以我选择自己了结。

  我很幸运,在毒品研发成功之前也研发出了可以治疗妹妹病症的药品,但是我已经无颜面亲自把药给妹妹了。东西在木槿银行的保险柜里,我想你既然能找到我,一定是个聪明的人,你知道如何拿出来。组织当时给了我五千万的定金,如果你想要,也可以拿一部分,剩下的连同药物一起带给我妹妹,拜托了。

  艾茜明。

  苏雪尘讨厌这种煽情的情节,但是还是如约去了木槿银行,毕竟钱不少呢,谁跟钱过不去?并且抢在了警方之前,而留给警方的信息是被不明人士拿走了,从而展开另一个误导线索。

  苏雪尘找到了艾茜明的妹妹艾茜玉,她是坐在轮椅上的。

  “你哥哥托我来给你送药,他研发出能够治疗你的病的药了。”苏雪尘把一张银行卡连同药一起递给了艾茜玉。

  艾茜玉迟疑了很久才接下,然后问:“他自己为什么不来呢?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苏雪尘没有回答,反问她:“你是患了什么病?”

  “……进行性肌肉骨化症。”

  “我叫苏雪尘,如果以后身体有什么问题,去风信子医院,报我名字就行。”

  “……谢谢你!”

  其实不用谢,她可是拿了报酬的,苏雪尘离开走在路上,边走边高高抛起一枚硬币。

  

苏洛家的斯诺

第一篇章已经更新完毕,大体情节并没有设定得多么跌宕起伏,主要为了后面做铺垫,两个主角的身份和内心都暂时设为一个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