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时光里的远望星

第五章 伤心总是你的

时光里的远望星 棘鱼 2215 2018-05-17 00:32:08

  我就在快餐店点了一份鸡腿饭,等饭一上来,便拿起大鸡腿津津有味的吃起来。我吃着吃着,就看见晓星和阿泽混在一群男生中间,从我所在的店门前走过去了。

  嗯,无论他在哪里,只要在我眼前,我便能看见他。

  嗯,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即使我是这样喜欢他,可他仍旧什么都不会知道,这种忧伤。幸好我不是喜欢悲伤的孩子,我索性化忧伤为食欲,一门心思扑在我的鸡腿饭上了。

  没有办法,就是这样,总有些感情是盘无人入场的单机游戏。但是就算哪天我按下退出,这场游戏会连个存档都没有,那我也愿意,很好的对你。

  毕竟,我知道的,喜欢一个人,这来之不易,一直喜欢一个人,这实属不易。就让我把这份实属不易,保留到底,作为我的独家记忆。是呀,我确实很想你喜欢我,却也不想逼着你喜欢我,我想,这大概就是我对你的喜欢吧。

  我快速吃完午餐的进了校,坐在班等候他们,坐等夸奖。没坐一会,阿泽和晓星就一起进来了,但是咱大苏依旧不见人影。不愧是我大苏,真是不到最后一分钟,就绝不出现的女人。

  阿泽笑嘻的问:“去的怎么样啊,柠乐,没被老班赶出来吧。”我淡淡瞧着他,佯装镇静,表示等大苏回来再说。

  而晓星则问:“你没把老班惹烦吧,她看你的眼色还好吧?”

  我听了睁大眼睛,相当正经道:“才没有呢,我可是提着箱牛奶,买了袋奥利奥才去的。单就我把东西提到她四楼办公室,她就不该生我气吧。如果她喝着我的牛奶,吃着我的饼干,还生着我的气,那她心得有多黑呀。”

  晓星笑了,伸手揉了揉我脑袋:“干得好,总算聪明了一回。”虽然感觉他像是在夸小狗,不过对此,我依然很高兴。

  夜晚,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虽然我不是他喜欢的人,但我是离他最近的人,也算是暗恋里的佼佼者吧。

  但我也深知,即使我现在是这样想,可不过一会,我就又会忍不住贪心起来了。没有办法,谁让我对他,就是这么贪心,是我遏止不住的贪心。此刻,时间静谧,风吹过我的脸颊,我轻笑。

  低声喃喃:“今天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今天,我也还是喜欢你。”

  回到家,我准时的搬着凳子去露台,同时也是去探望我的“抽血针”。望着那颗肉眼可见的星,只觉亲切。每天,它都会出现在同个地方,闪亮着。

  一直看着,我不禁轻轻地,问了它:“如果你知道我喜欢你,那么,你会不会也喜欢我?”问完我笑了,“初秋蚊子多,我就先走啦。”

  我起身离开,不去听答案。这是暗恋者们,心里试问过无数遍的一句话。

  夜晚好宁静,太宁静了。

  早上买早餐,我买了两包子。我今天吃的是馄饨,吃着吃着,面前就被人挡光了。不用看我也知道是他,所以直接就亮出拭目以待的笑脸。

  “星星呐,你来啦,饿不饿?要吃包子不?”他瞥着我,不冷不淡:“你是不是就怕我说你,所以给我买?”我露出真心实意的笑脸:“才不是,我最喜欢星星了,怕你没吃饱才给你买的,你不要就算了。”说完我就准备收回,结果被他一下拿走,站我旁边慢嚼细咽起来。

  其实啊,我很想说,“里面只有一个是你的,你要给我留一个啊”。可是我没有说,因为,你没想到吧,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嘿嘿,你还说我傻,我说,傻的是你呀。

  只是看着,我眼底传来了些许麻刺感。还有就是,暗藏低落。是吧,他不喜欢我,不然我已经这么说了,作为一个男生,喜欢我总会有反应吧。可我就是傻啊,傻到对他的不喜欢,我都能接受。

  我抬头望着天,白昼,黑夜,明明都是天空,为什么就会如此不同?一个是无法比拟的明亮,一个是无法形容的漆黑。

  就好像我们的眼睛,表里透亮,暗里漆黑,终是谁的,难以摸捉······

  世界上,会有几个,像我这样傻的女孩?我很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对她说,“笑吧。”没有办法,只能如此。若忍不住,就笑吧,若不由的,就哭吧。伤心总是你的,都好过了。

  所以我笑了,我是冰柠乐,是小太阳呀,哭脸什么的,还是不要了。

  程晓星的吃相风度翩翩,站我旁边正好对比我。他也是吃,我也是吃,咋呈现的画面就差距这么多?我还是把脸埋碗里吧,正好有点难以掩藏。

  “你吃的脸都看不见了,慢一点,我又不和你抢。”说着他拨了拨我脑袋,把我脸抬了抬。

  我就看着他,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我也不知道他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或许是想装不懂,反正我此刻累了,倦了,不想理他了。

  “你一女生,吃相要好看点,不然以后会被人笑话的。”在我心里持续挣扎的时候,他还不忘轻描淡写的点拨我,嗯嗯,真是有毒哈。呵呵,我都想笑了。

  我平了平心境,自认我吃相没他好看,但也绝不至于被人笑话,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所以我怼了他一句:“这是你,你审美不好就别发言,之前还有男生说我可爱呢。”说完我就朝他做了个鬼脸。

  “谁啊?口味这么重,说出来听听?”他风轻云淡的飘来这一句,明显质疑的语气。

  我确实没忍住有点怒,便有些语重的对他讲:“你就知道以偏概全,我丑行了吧,你可千万别理我。奇葩,你有毒———我避毒。”说完我就把馄饨扔垃圾箱里走了,都不知道是难过还是生气了。

  我不怪我生气,也不怪自己发火,我竟然只是感觉到悲哀。直到现在,你都只是这样看我。如果我再不对你发火,又要怎样控制我的难受。我的难受,因为你,你不管,我却得管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