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千里姻缘军犬牵

第六十九章 情定(17)

千里姻缘军犬牵 秦若良苏 2214 2018-04-16 22:00:11

  看着常丽娜匆匆离去的狼狈身影,许砚很不厚道的笑了。

  徐琰看她这副鬼灵精的模样,觉得特别可爱。

  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头,宠溺的说:“鬼灵精!你那个同学这会儿肯定后悔过来招惹你了!”

  “她活该,谁叫她不请自来,我们都没说什么,她就坐下了,谁给她那么大的脸了!

  再说,她敢当着我的面勾引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当我还是当年的软柿子呢,那么好拿捏!

  再说,就算当年我很弱,她也没拿捏得了我,更不用说现在了!”许砚不客气地说。

  “呦,我们家小砚这么厉害呢!”不知为什么,徐琰特别喜欢看她这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那当然,以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小时候混的可好了,都快成孩子王了,只不过后来转性了,文静了很多。

  常丽娜是后来才转到我们班的,可能那个时候我已经变得很安静了,给了她我挺好欺负的不良印象吧!

  后来老跟我对着干,不过我都没把她放在心上,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也跟她较较劲。

  可能我那漫不经心的态度让她不爽吧,这么多年了老看我不顺眼。

  不过我们一般也见不到面,也没发生过什么大的矛盾!

  今天能在这里遇到她我也是没想到!”

  “原来如此!那你小时候是经历过什么吗?怎么就性格转变了呢?”徐琰追问。

  “哦哦!没什么!就是小的时候人太傻,差点儿被人贩子拐卖了!然后那次被吓到了,所以之后就变得胆小,还很内向,也不敢相信别人。

  而且后来都没怎么交过朋友。在班里也不怎么说话了!

  一直到上了初中,还是很内向。

  我在初中的时候也交到了挺多朋友,但那都是初中毕业以后还总是来往我才慢慢把他们划到我朋友的小圈子里的。

  之后就是高中、大学本科、然后到现在读研,这些年我也特别幸运,遇到的人都阳光积极的,把我也带的越来越乐观活泼了!”

  徐琰听了这话,心疼的把面前的小姑娘抱进怀里。

  吻着她的额头说:

  “对不起,我要是早些认识你就好了,如果那个时候认识你,一定不会让你经历那些了!”

  “你个大傻子!你说什么对不起!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现在不是很好吗?

  再说,当年我只是差点儿被拐了,没真的被拐!

  你完全不需要愧疚啊!

  这个时候,责任心不需要这么重哈!

  放轻松一点儿,没事儿哈!”

  许砚一边“无所谓”地说着,一边拍着徐琰的背,安慰他。

  “我知道,但我还是后怕,要是当年你出了事儿,可能今天我就不能把你抱在怀里了!

  那样我就没媳妇儿了!”

  徐琰把头埋在许砚的肩窝,闷闷地说。心里一阵后怕,于是把许砚抱得更紧了!

  “好啦好啦!没事儿的啊!

  现在的事实是,你还有媳妇儿,所以不用怕了哈!”

  许砚回抱着徐琰,拍着他的背,最后还摸了一下他修理的精干利索的寸头。

  真扎手!

  许砚像摸火耳一样摸着徐琰的头,撇撇嘴,心中腹诽。

  “嗯!”徐琰还是埋在许砚的肩窝里,闷哼一声,不放开她。

  这样的他还真像一条乖乖的大狗。难道是跟火耳在一起呆的太久了?

  许砚心中想。

  “好啦好啦!快起来,这是在外面呢!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要是被看热闹的人拍下来放到网上,岂不是有损你的影响吗?

  幸好你今天没穿军装出来!”

  许砚一边说一边推开徐琰。

  徐琰这才放开了许砚,依依不舍的!

  许砚看着徐琰这副样子,突然觉得特别搞笑,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徐琰疑惑得问。

  “哈哈哈哈哈!”许砚笑着,说:

  “你知道你刚刚的样子像什么吗?”

  “像什么?”

  “哈哈!特别像火耳撒娇的样子,嘟着嘴要亲亲、要抱抱、还要举高高!

  一点儿都不像在战场上杀伐决断,雷厉风行,威风凛凛的特种兵大队长。”

  许砚说完还又捂着嘴偷笑。

  “好啊你,我在担心你,你却取笑我!

  既然你说了我在撒娇,那我就真撒娇了!

  我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

  徐琰一个钢铁硬汉,此刻居然故意掐着嗓子跟许砚撒娇。

  还这么理直气壮,自然流畅,毫无违和感。

  惊的许砚瞪大了眼睛。

  眨巴眨巴眼睛,反应过来后的许砚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老公,你真的好可爱哦!”许砚一边说,一边捧着徐琰的脸,笑着说。

  “可爱?你居然会这个词来形容我!”

  “没错!我老公本来就是最可爱的人了,刚刚让我觉得你更可爱了!

  来来,小可爱!奖励你吃口蛋糕!”许砚挖了一勺芝士蛋糕向徐琰伸过去。

  “嗯~不吃!这么甜的东西,也就你们这些小女生爱吃!”徐琰突然傲娇起来了。

  “那你刚刚不是还吃了嘛?”

  “刚刚我是在配合你,我能让自己媳妇儿在同学跟前掉面儿吗?”

  “说到这个,我就更要表扬你了!

  你今天全程都没看常丽娜呢!我看她一个劲儿的向你暗送秋波,都快把眼睛闪瞎了!”

  “我才不稀罕理她呢!她那么厚脸皮,就应该晾着她!

  再说,一身浓重的香水味儿,难闻死了!

  那有我媳妇儿身上香香的,特别好闻。”

  徐琰说着还凑到许砚身边去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油嘴滑舌的!我发现你这两天是不停的在刷新我对你认识的新高度啊!”许砚看着徐琰这“流氓”的样子,啧啧的说。

  “以后你会认识到更多的!”徐琰凑近许砚,在她耳边呵着气,故意将声线拉低,诱惑的说:“要不,今晚就让你认识认识?”

  许砚过了这个年就二十五了,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不会连他这么有暗示性的话都听不懂。

  但她就是装作没听懂。

  推开徐琰说:“不用了,今天晚上我还有事儿要做,留着以后再了解吧,咱们来日方长哈!”

  “择日不如撞日,别以后了,就今天吧!”徐琰耍赖,抱着许砚不撒手。

  “呵呵呵呵!”徐琰抱到了许砚的痒痒肉,痒的她咯咯直笑。

  “好了好了!我还没吃完蛋糕呢,你别打扰我了!”

  “它哪里有我好吃啊!是吧?”

  “呵呵呵,不是,它比你好吃!”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它好吃!”

  “再说一次!”

  “它好吃!”

  “啊――哈哈哈哈哈!”

  “让你再说它好吃!”徐琰报复性的挠着许砚的痒痒,逗的许砚笑个不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