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龙族之夜空下的徘徊!

Vol.3 村雨是Boss开关哦

龙族之夜空下的徘徊! 夜空上的徘徊 2319 2018-01-13 07:00:00

  夜幕降临东京,长街上霓虹灯从东往西依次亮起,夜色中的东京又由素衣的运动女孩变成了诱惑的御姐,灯红酒绿的意味渐渐浓郁。

  被称作“醒神寺”的露台上铺上了一张张榻榻米,长桌上摆着那条重达两百公斤的深海蓝鳍金枪鱼,光明如镜的本烧厨刀把鱼腹切开,鱼腩肉就像粉红色的大理石那样诱人。围绕着这道主菜的是照烧河豚、碳烤多春鱼、牡丹虾刺身,还有自法国空运来的蓝龙虾刺身,酒壶中冰着醇厚芬芳的清酒。

  今夜是本家的主厨亲自操刀,待遇远比中午的米其林三星餐馆要高。主厨当年曾经侍奉天皇家族,屡次在国宴中用美味的刺身征服外国大使,主厨的学生遍及东京各五星级酒店的日式厨房。为了招待本部的贵宾主厨亲自出马,料理取泰戈尔《飞鸟集》中的诗意,名叫“生如夏花”,把日式料理中最盛大最绚烂的一面呈献给食客。但在源稚生看来这纯属俏媚眼做给瞎子看,桌对面的四个二百五完全不懂领略夏花的绚烂,正沉浸在白天购物的收获中。

  楚子航买到了关西铁茶壶和苏茜要他带的烧果子,路明非买到了朝比奈实玖瑠的限量版手办,而恺撒买的东西正停在楼下,那是一辆厢式货车。恺撤走进漆器店翻了翻产品目录说这每样三件请给我也好,然后他雇的箱式货车就开过来了,接着走进京都银器店说银茶具三十套开始装车吧,接着走进“七宝烧”的店……他在守夜人讨论区发帖说会给学生会的每个人都带一份礼物,这方面他是言出必践的。

  吉田沙保里最后倒是没买什么东西,把秋叶原当成了小吃一条街,吃了一个下午的章鱼烧。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她,毕竟她早饭中饭都没吃嘛。

  源稚生当了整整一天的导游和导购,看着恺撒带着箱式货车从这家店转到那家店,刷卡刷卡再刷;看着路明非在秋叶原的街头和Cosplay女孩们合影,合了这个合那个;看着楚子航独自在街头漫步,目光扫过一切,却又像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直到阴云盖过天窄豆大的雨点落下来,路明非和恺撒才跟着四散躲雨的人一起奔跑起来,而楚子航有十足的准备,打开随身的Burberry雨伞漫步在雨中,樱花徐徐落在他的伞上。源稚生搞不清是这三个男人是神经太大条还是信心十足,明夜他们将执行“SS”级的高危任务,可看不出他们有多少紧张感。

  源稚生很想立刻起身走人但是不能,只能低头擦拭蜘蛛切。

  “可以看看你的刀么?”

  源稚生抬起头,对上楚子航的眼睛,他想起楚子航惯用的武器也是日本刀。源稚生双手把蜘蛛切捧了过去,楚子航双手接过,就着桌上烛火的微光凝视刀刃。他吹灭了烛火,光源消失之后蜘蛛切反而明亮起来,仿佛夜空中有看不见的冷月照亮了它。

  “喂喂不能灭灯啊,黑灯瞎火的我会把芥末吃到鼻孔里。”路明非说。

  “那你就可以上台去演古装美女的苦情戏了。”吉田沙保里吐槽道。

  “不,我觉得还是去演喜剧比较好。”路明非回嘈。

  “是古刀吧?这么昂贵的东西还作为武器使用?”楚子航交还了蜘蛛切。

  “放在刀剑博物馆里算是古物了,”源稚生淡淡地说,“不过刀还是要用才能称之为刀,放进博物馆里去的话就只是刀的尸体。”

  “总觉得透着一股血腥气。”楚子航说。

  “刀难道不是用来砍人的吗?没血腥气那是电锯吧?杀鸡刀都有血呢。”吉田沙保里一边往嘴里送寿司,一边试图加入两人的对话。

  “刀造出来就是脏东西,用得越多越脏,沾过的血能洗掉,腥气却留在上面。”源稚生说,“我看见你也用日本刀。”

  “爸爸留下来的东西,但是后来断掉了,现在用的是仿造的。”

  “你父亲?”

  “过世了。”楚子航淡淡地说,“能拜托你一件事么?”

  “请说。”源稚生道。

  楚子航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盒子,在源稚生面前打开,里面是手指长的一截断刀:“这是炼金制品,无论是古物还是当代的作品,能打出这柄刀的人不多。我听说日本刀的传承很清晰,应该可以从碎片查出这柄刀的来历。”

  源稚生重新点燃蜡烛,就着光看刀身的纹路:“这是古物,庖丁铁造,这种刃纹称作‘稻妻’,有电光形状的折纹。这柄刀不会少于三百年的历史,在拍卖会上能拍出上亿日元的价格,能用作武器的人应该有很强的财力。它有刀铭么?”

  “没有刀铭,但有一种奇怪的特性,如果长时间挥舞,刀上会凝结露水,每一挥刀像是泼洒雨水那样。”

  “这是《南总里见八犬传》中提到的那柄‘村雨’的特点,说这柄月杀人之后刀身会自动地凝出露珠清洗刀七的血迹。不过村雨是虚构的,刀上凝结露水是某种炼金刀剑的属性,露珠来自空气中的水分。根据这些线索应该能查出这柄刀的打造者,甚至能查出它的传承。这件事就交给日本分部来做吧,应该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不,村雨是存在的,我曾经见……听说过,大概是在长江三角洲附近?”吉田沙保里插嘴,“我记得那里有个属于神的尼伯龙根,村雨应该是那里的历代守护者用刀,但是这真的是真品吗?村雨应该有「不会断」的性质才对呀。”

  “……谢谢。”楚子航说,再次转向源稚生,“你的刀也是家传的?”

  “不,我没见过我父亲,他也没给我留下什么东西。我是个孤儿,从小跟弟弟一起被人收养,直到长大了才被确认有源家的血统。”源稚生说,“就像孤独的乔治,你知道孤独的乔治么?”

  “听说过,它很有名,有人说它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动物。”楚子航说。

  楚子航不多的爱好之一是读书,而且他不论什么书都会捧起来读,所以会知道很多冷门的知识,比如那只名叫乔治的平塔岛象龟。象龟是世界上最大的陆生龟,最大的象龟能长到接近两米长超过200公斤重。南美洲的加拉帕戈斯群岛曾经是象龟的栖息地,这些笨拙的大家伙平静地远离人类生活,直到被开拓新大陆的海员们发现。海员们把整只整只的象龟搬上船,这些家伙非常耐饿,不吃不喝一年都不会死,是不会腐败的鲜肉库存,有时候海员们又会因为不堪重负把这些不会游泳的乌龟扔到大海里。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若要做到绝对的公平,那就必须不偏坦任何人,包括你自己。

  一一一一一柯尔斯顿(久保志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