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石念

104难缠的亲家

石念 邓得荣 2357 2018-01-13 06:00:00

  说完还不忘补充一句说时下都是这么个规矩。

  柱子心里暗摸,财礼六万,下沙坪还有这样的规矩?恐怕商州城也找不出第二家。无奈还得收敛自己的想法继续下去,他清楚念哥交给他的任务,应声说:“财礼有些多,不过也不例外,我哥还没来,我替他应承了,你再想想还有啥?”

  朱小娥转着脑子再思量,说:“我这儿要礼还有八万的,我是图个吉利,六顺,咱这地方,嫁女多少都要陪些家具,六万我也不要,到时给娃买些必要的东西,剩下也是琼琼的,我再穷也不会用娃的钱。其他也没有啥,过了想起再说。”

  孔永志这时转过身对朱小娥说:“你这是嫁女?还不如啥啥不要白送人呢?”

  “呃,老哥想明白了,你还有啥要补充的?”柱子一直用眼角夹着孔永志,看他坐卧不安,知道他会耐不住有话说。

  朱小娥这时候也不怄气了,端坐着问孔永志:“那你说还有啥?”

  孔永志呛着朱小娥:“看把你能的,叭叭半天就这明堂?你要的那些东西,将来给娃带回去还不是人家的,你女子能落下个啥?你这不是白得罪人吗?”说罢,他对柱子说:“这位兄弟,既然你把我叫老哥,我就叫你兄弟,石念能托付你肯定不是外人,那我就直说了。”

  柱子“嗯嗯”点头示意孔永志接着说。孔永志把椅子朝前挪了一点,挺着身子搬着指头说:

  “刚她妈说的那些我就不重复了,我只问一句,石念西安买房没,西安没有城里也行?车呢,不管西安还是城里买房,总不能成天坐109吧?就当今日你们来开的车是他家的,也是石念的,娃要用车,错不开咋办?要是这两点办不到,你给我把娃送回来,我明日就引去流产,想干滩里拽船,没门!”

  柱子没想到孔永志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一时为难不敢回话,干咳了一声,揉揉鼻子说:“车这事可以考虑,房没必要吧?念哥的房是叫人设计的乡村别墅,在这黑山数一数二,三层,四五百个平米,当时花了几十万呢,事业也都在药王,在城里买房也是闲着,谁去住?”

  孔永志说:“这你不懂,包说我这下沙坪,你喔药王肯定也有,现在人给娃结婚谁不考虑房,娃爱自由,都想有自己的独立空间,根本不想跟父母住一块儿,我这儿在西安给娃买房的人多太太。”

  “这事我担承不了,等我念哥取烟来再说。这家伙,取个烟要这么长时间,你两口子再斟酌斟酌,我看看去,让他来了给你答复!”

  防止夜长梦多,柱子起身出门掏出手机,站在孔永志的房山壑给念打电话,把情况简明扼要说了一遍,让念慎重考虑一下,上来拍板定案。

  念在车里等的就是柱子的电话,接着电话下车就朝沟里走,电话打完,也到孔永志门上,二人一前一后进门,朱小娥被孔永志支应上锅做饭去了,念到灶房把朱小娥拉出来,要孔永志把门锁了。

  “既然亲家和亲家母高兴,咱今日不做饭,到街道饭馆吃,吃了我再送你们回来。”

  念一手一个朝门外推着。孔永志还不放心:

  “刚提的事你还没给我一个肯定,是不是亲家还不一定,你的饭我不能吃!”

  “好我的亲家哩,只要你同意两个娃的事,啥事都是小事,走,坐食堂我慢慢给你说。”

  孔永志心里明白,念能叫他吃饭,刚才提的条件也就默许了,坐小车到饭馆吃饭,他哪里享受过这待遇?下午再被送回来,村里人看到谁不羡慕他?因此嘴里客气要留念和柱子在他家吃,脚却已经顺溜着迈出了门槛,念让锁门也不锁,说这沟垴垴子偷匪都不来,何况他屋里就几把粮食,说实在的这家也是“贼来不怕客来怕”。

  朱小娥顺手掩门,一并出沟口上车,一溜烟来到黑山街道。车子启动时柱子就给饭馆打电话订了菜,念在商店拿了两瓶西凤,四罐红牛,四人落座,茶水上桌,菜也端了上来,没动筷子先碰了两杯酒,念开口说话了:

  “刚才柱子兄弟把啥都给我说了,亲家、亲家母讲的条件都不例外,现在我给你们说下我的打算,保证你们都满意。琼琼怀孕已经两个月了,你让我在城里买房不是不可能,但是时间不允许啊,买现房得装修、买家具吧!少说也得三五个月,我屋里房现成,盖起才五年,当时都是精装修,现在办事收拾一下就行了,但房一定买,这街道不是在筹备生态移民搬迁点?正在报名,我已经报了一户,我娃他舅也报了。还是因为时间问题,大看也免了,连结婚的衣裳算一起二十套,折两万块钱,再加上其他咱们今天还没想到的,总共折四万,那六万的财礼我是这样打算的,琼琼还有个弟弟在上学,将来结婚肯定还得买房,错过这村没这店,回去你在你们村里报上一户移民搬迁的房子,钱我出,将来琼琼和她弟住在一块儿相互也有个照应。至于车的事儿,你不提路安都提了,我已经答应过他,二亲家没看我这样安排合适不?”

  朱小娥捧着红牛拿眼盯着孔永志。听念送他一套房,孔永志心里乐开花,假装考虑,默了一会儿假惺惺说:“你这样安排我没啥说的,不亏是干大事的人,考虑得比我周全,我也听说街道的陕南移民搬迁工程入秋动工,将来是黑山最大的移民点,离街道近离家也近,就是我住房你出钱,让人知道说我嫁女子跟人要房自己住,不好听!”

  念哈哈大笑,一拍柱子的肩膀说:“这是我的铁哥们,你放心吧,只要你不说,没人知道,就这样定了,你也不要有啥心理负担,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回去我就看日子,定点给你打电话,给俩儿娃结婚的酒席到时就在这饭馆,来,你先尝尝周师这手艺,不错的!”

  念招呼孔永志两口子和柱子吃饭喝酒,这时单宝打电话过来,问念在哪里,说他刚才看到念开车从他菜店门口过。念让单宝到饭馆来陪路安的丈人、丈母娘一厮吃饭。

  不时,单宝提着一瓶西凤进来,孔永志和朱小娥都认识,说他们经常在单宝店里买菜,都是熟人,这下成了亲戚,更加亲热。五人喝了两瓶酒,朱小娥让念和孔永志少喝些,时间不早了,把她送回去收拾场里的黄豆。

  念想着路不好,怕喝多出事,让柱子和单宝在饭馆等着,他把两亲家送回下沙坪,又来饭馆,跟柱子和单宝继续喝酒商量路安的婚事。

  柱子埋怨念太大方,一句话就送了孔永志这难缠鬼一套房。念解释,白给六万财礼还不如给他一个大甜头,让他这亲家一口吃饱,省了大看的程序,以后不出绊子顺顺利利把把路安的婚结了,也是一件好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