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前世恋人今生缘

树下闲谈

前世恋人今生缘 残风飞坠 3148 2018-05-17 00:15:00

  自从那晚以后,已经三天了,祈幽没再踏进这个地方,小柳觉得一切都好像一场梦一样,可能他根本就没有来过。可记忆又是那样的真实,那晚祈幽离开时,回头又说了一句同样的话,“这几天不要惹事,我过几天再过来。”然后还把他腰间的玉佩丢了过来,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小柳此时坐在竹制的躺椅上,轻阖着眼,晒着太阳。四五月的天气,阳光还不太烈,暖暖的晒到身上酥酥麻麻的,真舒服啊!

  小柳翻了个身,伸伸懒腰,娇媚地嗔了一声,拿出那天祈幽留下的玉佩,一手提在眼前,眯着眼打量。

  那晚太黑没看清,玉佩一边的右下角刻着两个字——木棉。

  小柳一直很纳闷,这玉佩上为何刻的不是祈幽的名字,也不是那个王妃柳沁的名字,而是一种花的名字?按理说,祈幽把这玉佩随身佩戴想来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听小婉说是祈幽请旨娶她为妃的,如果他真心喜欢柳沁又怎么会任她被府中人欺负呢?想来这个王妃并不讨他欢喜,或许他只不过为了报她救命之恩罢了,那这么说来玉佩不是柳沁的,那他丢给我干嘛?难道是想验证什么?

  “哎呀,好烦啊!”

  小柳大叫一声,从躺椅上弹起。

  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见招拆招吧,何必现在庸人自扰!

  想到这,小柳也不着急知道玉佩的秘密了。

  小婉洗完衣服正从门口进来。这小破屋连口水井都没有,洗个衣服还要去一里开外的小河边。小柳觉得她太辛苦,本来想要帮她一起的,但这古代的衣服太难洗了,小柳不是弄破了轻纱就是毁坏了水袖。几次之后,小柳为了别再浪费资源就狠心把这些都丢给小婉了。

  本想洗衣服不行,做饭犒劳她总可以吧,谁知她们吃的食物,喝的茶都是由王府派人在固定时间送过来的,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曾经忙的没时间吃饭的人,突然间变成了一个只会睡觉的闲人,但……小柳很快适应了这种废人的生活!

  “小婉,你回来了。来来来,我来帮你!”

  说着便跳下躺椅向小婉跑去。

  小婉赶紧侧身把桶挡在身后,一只手在胸前直摆,

  “别别别,王妃,这本是奴婢的活儿,哪敢脏了王妃的手啊!”

  “这有什么,王妃怎么了,王妃也是人啊,我们都是一样的。你知道吗,在我们那儿没有什么王爷王妃的,大家都是平等的。”

  小婉无奈,这些天她已经习惯了这个“王妃”了,总是莫名发呆,时不时蹦出一些吓死人的话,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词。小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王妃和以前的王妃完全不一样,但说实话,她挺喜欢现在王妃的样子的,不像以前的王妃那样事事都憋在心里,独自承受,让人白白欺负。

  “好了好了,我来帮你吧!”

  见小婉没反应小柳便自己去接那个桶。

  “不行,王……王妃……”

  小柳瞪了她一眼,小婉只好屈从,把桶让了出来,但还是用一只手提着另一边,想减轻一点重量。小柳看见了也没反对。

  两人不一会儿就晾好了衣服,小婉顺势坐到旁边大树下,向小婉招招手,

  “小婉,过来坐会儿,咱俩聊聊天呗!”

  小婉走进站定在小柳面前,福了一礼,“王妃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便是。”

  小柳敛了神色,“我不都说了我们都是一样平等的吗?怎么又这样!”

  小婉听这王妃口气有些生气,一时慌了手脚,“王妃,我,我,我不是……”

  看着这小丫头慌乱的神色,小柳没忍住笑了出来,总觉得自己在欺负一个初中生一样。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在怪你。来,坐。”

  小柳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小婉刚准备开口拒绝,但又怕王妃真生气了,于是闭了嘴,小心翼翼地走到她身边抱腿坐下。

  小柳看着身旁的小婉,扎着两个丸子头,模样倒也清秀,就是性子有些太懦弱了。那胆怯无助的模样倒是有些像当年的自己,不由得心生怜惜。

  “小婉你今年多大了?家里还有何人?”

  “奴婢今年十四了,奴婢从小是孤儿,没有亲人,要不是碰到王爷,奴婢早就不在了。”

  谈到亲人小婉眼神黯淡了下来,又说到王爷救了她时,神色又亮了起来。

  “哦,那你跟着王爷多久了?柳……我是说我来之前你一直在王爷身边吗?”

  “不是的。奴婢五岁被王爷收养在王府,之前奴婢一直归杜嬷嬷管教,王妃来了王府以后,王爷见王妃水秀阁里缺人就才奴婢调来伺候王妃。”

  “那……我当初过来的时候就没有带什么贴身丫鬟?你们这儿不是有这样一个习俗吗?”

  小婉摇摇头,“嗯,没有,当初王妃就是一个人来的。就是因为这样,府里的人仗着王妃没有家里的靠山才敢肆无忌惮地欺负我们。”说到最后小婉还鼓着嘴,似乎一肚子怨气无处诉。

  小柳笑笑,“行了,没什么好气的,你看咱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哎,在这个以男人为天的社会,没了那份依托女人都不会好过,可就算有那份依托,女人依旧不好过。每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得活的多累啊!倒不如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好。嘿嘿,反正我也没想过什么名垂千古,能活下来就不错了,等从那个王爷那儿大捞一笔后,就与这小丫头一起找个山村隐居算了。

  想到这,小柳笑弯了嘴角,不住的点头。

  小婉看王妃自顾自的笑,不明所以,以前王妃对这些事情不在意,本以为王妃变了能回去出口气,没想到现在的王妃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唉,小婉摇摇头,算了,只要王妃开心就好了,不管王妃如何,我是一定要在王妃身边的。想到这,小婉还坚定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大树下坐着主仆两人,一人傻笑,一人无奈……

  不一会儿,墙外传出女人哭闹,男子打骂的声音。

  小柳还畅想着自己隐居后的打算了,被这吵闹声打断十分不满。

  “什么声音?”

  小婉摇摇头,“好像是附近居住的人家在吵架吧。”

  小柳叹口气,“唉,没想到什么时候都有民事纠纷,你说那些人至于吗,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伤害邻里之间的感情,还吵到了别人!”停了一会,小柳把双手交叉放在后脑勺,顺势靠在大树根上,继续懒洋洋地开口道:“这种事我当初见多了,你去劝吧,人家嫌你多管闲事,倒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记得当初在现代做记者时,小柳就最讨厌跑这样的新闻,半夜三更的打电话说一小区有居民反应听见隔壁房间在吵架,还动刀了,让她去了解情况。结果等她头发都没梳好,衣服乱套了一件跑过去后,人家两口子在警察叔叔的陪伴下喝茶聊天呢!

  所以之后她也不愿管类似的事,一时觉得没什么必要,二是她希望把资源用到真正需要的事情上,而不是一天围着八卦转。

  过了好半天,外面不但没停歇,还越演越烈,一女子哭得肝肠寸断的。小柳确实是不想管的,但这小地方应该也没有民警,让她们一直吵下去还这么让人休息啊?

  “算了算了,出去看看吧!”

  说着便要起身,小婉赶紧拉住了小柳,直摇头,“王妃不行的,王爷说您不能踏出这院子一步。”

  “为什么?他难道还真的是在囚禁我?”

  “不是不是,王爷是怕王妃又出什么事……”

  说到最后,小婉的声音越来越小。小柳知道她是想起上次自己“自杀”的事,小柳面露尴尬的神色,上次,上次是个意外嘛……

  “哎呀,你放心,这次我就去看看,不会有事的。”

  “不行不行,要是被王爷知道了,奴婢就惨了。”

  小婉双手缠绕在小柳手臂上,生怕她一不注意就甩开了自己。见此,小柳也不好意思扯开她。转头打量了一下身后这棵大树,微微一笑,

  “好,我答应你,不出去了。”

  “真的?”小婉抬起头,一脸惊讶的望着小柳。

  “真的。”说着还捏了一下小婉的脸蛋儿。“这下可以松开我了吧?”

  听到王妃答应了,小婉也松开了自己的手。小柳没了束缚,迅速退到一米开外,再向前冲几步,往上一跃,抱住了大树的粗枝,又迅速踩到另一枝干上,不一会儿就爬到了与院墙一样的高度。

  小婉被这突然的一幕吓坏了神,还没缓过来,等回过神来小柳已经爬上去了,在树下一边跺脚,一边大叫着,

  “王妃,快下来吧,这太危险了,王妃……”

  小柳被她吵的心烦,瞪了她一眼,“行了,你再叫,我可就真的摔下去了!”

  听到这么一说,吓得小婉赶紧捂了嘴,但心里依然着急,直直的望着小柳的位置。

  小柳倒没什么担心的,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作为二十一世纪新时代的社会记者,爬树这项技能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对你说实话,用点特殊办法也是迫不得已嘛。

  小柳坐着一树杈,借茂密的树叶遮住瘦小的自己,四处张望,原来吵闹声就是在离自家小院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小巷口传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