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起时,他才走远

第十九章 走进心理咨询室

风起时,他才走远 雪莲轻语 2240 2018-01-13 07:41:44

  那天在漫天雪轨上碰到的欣然,一度让他觉得是幻觉,因为他是在“咯咯咯”的笑声里得知欣然的出现,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欣然和其他的一帮同龄的女孩子已经转身返回了,在苦苦的追寻里,他见到了一个精致的笔记本,扉页赫然写着“欣然”的名字,他不知道这是天意还是欣然故意,他心里有头小鹿开始乱窜,但是他必须故作镇定,只当是女孩子们的粗心大意罢了。他小心翼翼的揣在怀里,顶着暮雪回程。

  一旦回到现实里,他所有的念想都要因为别人特殊的目光而暂且搁下,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牵扯进去别人,只把对欣然的那份异样的感觉埋在心底里,时不时揣摩那本笔记本,但是他不敢轻易的打开。而是放在枕头下面,似乎放进了记忆里,他准备乘着周末的时机再去铁轨碰碰运气,或许还能再见到欣然。

  可惜大学的生活在学期的尾声里,似乎才能够感受到浓烈而高潮的学习氛围,为了不挂“红灯”,大家开始拼命的恶补这一学期来落下的知识,大抵有种“一口就想吃个胖子的”的谬论,学习拔尖的同学这个时候是最为吃香,旁边像苍蝇一样整天跟着一堆一堆的人,借笔记一抄的、沾点喜气的、讨点妙招的,无奇不有,但让大家都觉得奇怪的是,他不急不躁,不慌不忙,该干不干吗,丝毫高手不到他有多焦虑的样子,这样正常的反应在其他的同学的眼里,他就是不正常了。

  首先是同宿舍的同学搭着“关心”的旗号,莫名其妙的搭讪,问他各种与学习、与校园生活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一开始他还装模作样的应付几句,慢慢发现他们简直是无聊透顶,就干脆懒得理他们。谁知他们变本加厉,把这事情在全班闹得沸沸扬扬,什么“抑郁症”“自闭症”“失语症”等等奇葩的罪名扑面而来,他却没有了反抗的勇气,任其胡闹,他想着总有维护正义和公道的老师出来替他说话,他静静的等着。

  一场北疆破例之举的心理测验考试拉开大幕,这让大家伙儿都恐慌起来了,难道我们都心理有问题,还要这样大张旗鼓的测试,一霎时,搞得人心惶惶的,辅导员立马站出来,振臂一呼,高音大嗓的喊到“同学们,这是现在大学即将要新开的一门必修课,此次测试只是对大家目前的心里状况有个初步的了解,我们是年轻人,要有接受新思想、新理念的思维和意识,而不是要一窝蜂的起哄、瞎闹,要支持学校和我的工作,而且老师也要参加这次考试的,并且考试的结果都是保密的……”。大家的情绪总算是安定下来了,但心里的疑云却并未就此散去。

  果然按照安排,大家每十人为一组,在学校最新的机房里登录开始心理测试的问卷答题。当时大家都非常的认真、仔细读题、答题,根本没有考虑后果。他也一样,看着题目完全就是围绕大学生活、家庭、同学关系、对环境的适应,对友情、亲情的认知和态度等方面,可能是由于当时心情的原因,他答的都完全根据实际,提交后,大家都以为相安无事了,没关几天,他是第一个被通知前往“心理咨询室”的人,刚好在咨询室的门口,他碰到了正在找老师批假的侯彪,班上出了名的“大嘴巴”,不仅仅因为嘴巴长的大,更是因为他的宣传口才和传播能力,都做实了“大嘴巴”这个绰号。他瞥了一样,面部变形般的幸灾乐祸,一溜烟不见了人影,他瞬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要是让全班同学都知道自己真的心里有问题,以后的日子不是更加难过,他一个健步朝着侯彪扑了过去,一把扯住他的后领口,将他扯转身,凶神恶煞的叮嘱道“要是让班上其他人知道今天的事,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好好,就当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行了吧”侯彪求饶似的点头答应道。

  他转身硬着头皮走进了咨询室,室的布置非常的温馨,并不是自己从前想象的“渣滓洞集中营的审讯室”,他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下,一桌一椅,旁边隔帘里还有一张单人床,从墙面到桌椅,显然都是经过精心布置的,浅蓝色的前面,写着各种励志的标语,桌椅都是淡淡的粉色,暖暖的热风徐来,瞬间能给人沐浴春风的舒然和自在。一位中年妇女双膝并拢坐在桌前,平和近人,表情柔和,语气也是轻声漫语。

  “你叫吴刚?”她似乎不经意的问道。

  “嗯,01经管2班的”他略存戒备的回答。

  “通过上次的测试,看你最近压力比较大,今天特意找你来聊聊,纾解你的压力,这不马上期末考试了,怕影响你的学习……”老师迂回解释,

  “你问吧”他机械的答道,没有了表情。心里嘀咕着,还不是为了成绩,心里哼哼着,嗤之以鼻。

  这时候,一曲熟悉的旋律响起,他霎时觉得鼻子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慢慢的放下了所有的戒备,坦然开始应对老师所有的问答。

  从家庭到学校、从童年到此刻、从各种经历到目前生活状态的认知,老师问的相当仔细,生怕落下任何一个细节。

  他边说边哭,声泪俱下,似乎把这些年来的种种欺骗、背叛和谎言给自己带来的伤害都统统倾诉出来,好让自己临界崩坍的神经得到片刻的舒缓。他不知道自己那里来的那么多话,不记得讲了多久,只隐约记得等他讲到实在不知道讲什么的时候,老师起身摁响了电话,叫了盒饭,整个咨询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到后来他一会儿说笑、一会儿苦闹,俨然一个憨态未泯的孩子,却早早的承受了这一切。老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甚至开始自责,自己没有早点启动这项工作,让他一个人默默的承受这一切,还好没有闹出可怕的悲剧。

  那晚,咨询老师将他送到宿舍楼下,再三叮嘱“今晚,你可以睡个好觉、做个好梦”,飘然离去,他倍感心情舒坦,满眼感激的送走了老师。转身上楼进门。

  躺在床上,他勇敢的摸出了题名欣然的笔记本,接着微弱的光,轻轻的打了开来。像是在观看一个稀世的宝贝一样虔诚庄重。

  雪妈妈,那天校园雪地里的“美人”。

  雪轨上的寻路人,他的被惟妙惟肖画出来的背影。

  雪人,欣然

  一串艺术字体的电话号码

  看得他心惊肉跳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