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这个越不好穿

怒掌

这个越不好穿 七情七伤 2471 2018-01-13 08:17:44

  焦妍妍自从见了燕栩,答应燕栩后,她便开始喝药,吃饭,也不在闹,她要活着,活着等燕栩给她带消息,一定赶的上的,来的极的,她坚信着。

  “姑娘,你身子稍好一些,别坐在窗边,更大,又病了该如何是好?”

  这是叫锁屏的宫女,另一个叫锁瑶

  焦妍妍也不挣扎,由着锁屏扶着。

  “姑娘,该喝药了,这个是润喉的,您喝些,对喉咙好的。”锁屏这几日发现这焦小姐跟变了个人似的,开始吃药开始金膳,也不哭闹,只是不再开口说话。不过这样好伺候了许多。

  焦妍妍接过药,喝了。

  这是门外传来争吵声。越来越近。

  直到大门被人推开,焦妍妍看见一个头戴凤冠,身穿凤袍的女子立在门外。锁屏锁瑶纷纷跪地,“皇后娘娘金安。”

  焦妍妍就这么坐着。直直的看着皇后景凤儿。

  “大胆奴婢,见了本宫居然不跪。”景凤儿吼道,“来人,给本宫拖出去打。”

  景凤儿的几个宫女纷纷上前。去抓焦妍妍,焦妍妍也不反抗。因为她知道没用,她反抗不过。

  锁屏吓的半死,“皇后娘娘,焦小姐刚入宫没几日,不懂宫中规矩,求娘娘息怒。”

  “没几日?呵呵,入了宫都几日了,居然本宫都不知道,”景凤儿走到焦妍妍面前,挑起焦妍妍的下巴,“啧啧,真是个美人呢!怪不得迷的皇上私自带进宫来。连与本宫招呼都不打一声,你还真是有本事的很。”景凤儿说的咬牙切齿,

  “怎么不说话啊?是个哑巴吗?”景凤儿回头看看锁屏。

  “焦小姐前几日伤了嗓子,现在无法开口说话。”锁屏见景凤儿看向自己,立马开口解释道。

  “哎呦!真是可怜,”说完,一个巴掌啪的一声落在了焦妍妍的脸上。

  焦妍妍只觉得一阵火辣辣,却不觉得疼。第一次发现,原来人也是会变的,从小到大最怕疼的她,居然也有一天居然感觉不到疼。不禁笑了起来。

  景凤儿看焦妍妍居然还笑的出来,更是恼了,“还真是不知道,天下还有被打了还会笑的人。”

  锁屏被那一巴掌吓的不轻,暗暗着急,怎么办呀,要是皇上知道焦小姐被打了,只怕自己的小命要保不住了。只能出声说道,“皇后息怒,皇后息怒。”

  “息怒?拿什么息怒?你的命吗?就是拿你的贱命也让息怒不了,说,这个女人哪来的?”

  “奴婢不知啊,娘娘,奴婢们是于公公带过来伺候焦小姐的。奴婢真不知道焦小姐的来历,请娘娘明查。”锁屏不停的景凤儿磕头,求饶。

  焦妍妍看着,这就是宫中的女人!可怜的只有那些地位低下的奴婢。哎!何苦呢?

  焦妍妍又想到了自己,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是可怜别人。自己够蠢的。怎么就让自己落到今日的地步,还害烈身处陷阱,他如何了?可安全?

  焦妍妍再无心看宫中女人们的闹剧,转头看向外面。看着天上白云飘过。有想到了跟杨舒烈一起的日子。

  只怕生不能同寝,死亦无法同穴了。

  而燕钰那边,这几日听汇报说焦妍妍开始喝药,进膳,不在哭闹,他很高兴,也有了盼头,处理国事也精神了不少。病也好了,病好了后他依旧夜夜偷偷去玄玉宫坐着看一整夜的熟睡焦妍妍。有时会亲亲他的手,额头,却不敢再多,怕惊醒她。又开始哭闹不止,水米不进。

  “皇上,不好了,皇后带人去玄玉宫了”于安听到下面的人禀报,匆匆赶来汇报。

  燕钰一听,立马跑去玄玉宫。

  当燕钰赶到时。看见景凤儿坐在那悠悠的喝茶,锁屏锁瑶跪在地上一直磕头说,“皇后息怒。”

  而焦妍妍被一左一右的两个宫女压着跪在地上,一个宫女在掌嘴。而被打的正是焦妍妍。

  焦妍妍一声不吭,嘴角已经打出了血。

  “又不是哑巴,我就不信你不出声。”景凤儿面无表情的说道。

  燕钰看的怒火中烧。抽出随身侍卫身上的佩刀,冲了进去。

  只听见三声惨叫,是抓着焦妍妍的两人还有打焦妍妍的人。

  焦妍妍失去助力,倒了过去,燕钰赶紧扶住她,让她倒在自己怀中。

  焦妍妍感觉有人扶住了她,便抬头去看,看人此人是燕钰,平静无光的眼睛瞬间熊熊烈火。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燕钰,燕钰未被推动,焦妍妍自己却倒向了另一边。擦破了手臂的皮。

  “妍妍,”燕钰立马上前打算抱起她,可看见焦妍妍回头看他的眼神,那是恨,全身恨。燕钰收回了手,不敢去抱,转头对跪在地上的锁屏锁瑶吼道,“你们还跪在地上做什么?还不扶你们主子进去上药。”

  “是……是”锁屏锁瑶颤抖着双腿,站了起来。于安又命了几个宫女进来,一起把焦妍妍扶进屋内上药,休息。

  “皇……皇上”景凤儿万万没想到燕钰会当着她的面把人杀了。以前这种时,她也常做,最严重也不过闭门思过一个月。

  “看来皇后很喜欢看别人掌嘴,”燕钰淡淡的说,“今日,朕也体会体会皇后的乐趣,朕与皇后不同,你喜欢听别人叫,朕不喜。于安,给朕打,”

  “打?打谁?”于安有些不安了,不会是要打皇后吧。真是不安什么来什么。于安见燕钰看向景凤儿。有些为难。“这……”

  燕钰走到景凤儿跟前,手一扬,啪~一声,接着就是景凤儿一声尖叫。

  燕钰重新坐下,拿出锦帕,一边插手,一边轻描淡写的说,“按这力度来,拖到外面去,别扰了她休息。”

  说完扔掉锦帕,走进了内屋。

  看见焦妍妍坐在床延上,几个宫女给焦妍妍揉着腿,锁屏锁瑶给焦妍妍上药,有手上的,有脸上的。

  燕钰走向前,宫女们推开位子。燕钰蹲在焦妍妍身前。一脸的心疼,一脸的难过。

  “疼吗?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别恼了,别气了,好吗?打我你若是能消气,我随你打,好不好,你别这样,我看着难受。很心疼。原谅我,好不好?。我不是有心把事情弄成这样的。原谅我好不好?”燕钰哽咽了,泪水又控制不住落了下来。

  焦妍妍咬紧牙,抬起手。啪~的一声打在了燕钰的脸上。可是焦妍妍没多少力气,根本打不疼燕钰,就这样,焦妍妍一巴掌一巴掌的打着。心里吼着,就是这个人,就因为他,她的烈处在危险中,想到杨舒烈,焦妍妍眼泪如同瀑布的水,一直流一直流。好似没有尽头。

  在场的宫女吓的跪在地上。不敢出声。

  燕钰看焦妍妍这般,不顾她的反对,抱紧焦妍妍。“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你在我身边,答应我,乖乖留在我身边,我便答应你,放过他,让他离开好不好?”

  焦妍妍听见燕钰说放过杨舒烈,挣扎了起来。

  燕钰感受到焦妍妍的挣扎,送开她。

  看见焦妍妍张着嘴,却发不出声,燕钰急了,怎么会这样。但压下心中的恐惧,知道她想说什么,便说,“真的,只要你乖乖答应我留在我身边,我便放他离开。”

  焦妍妍其实不信,可就算自己不答应,难道自己能离开吗?于是点点头。

  燕钰见焦妍妍点头,心中从所未有的开心,抱紧焦妍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