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深山有鹿

贰拾壹、未央花

深山有鹿 宁西凉 2841 2018-05-17 00:14:33

  三百年风雨夜,五十里未央花。

  三百年盛开一次的,蕴含着最大力量的植物。据说它盛开的时候,灼灼光芒即使五十里外的人都能看见。但其实五十里未央花指的是它蕴含的力量,有方圆五十里的灵气压缩后那么强大。

  九未门有独特的引导之法,得到未央花的弟子按这套法门将未央花中的灵气引导到自己身上,对于修炼者这是至宝!

  “你把未央花带过来干什么?”阿银也飞身而来。

  “除了修炼,未央花还可以杀敌!”阿凉一只手挥剑挡住灵,一只手护住装着未央花的盒子。

  “什么意思?”阿银抓住阿凉向后一跃,楚河换位上前。

  “未央花里压缩了强大的灵气,”阿凉喘着气说,“但未央花不是可以装下无限的灵气的!如果再输入灵气进去,它会不会爆炸?”

  阿银一愣。

  “可以一试!”楚河在前面大声回复,“第六代灵的核心在它眼睛里!”

  “怎么办?要划开它眼睛吗?”阿凉说。

  “丢进它嘴里可以吗?”阿银道。

  楚河一剑削破灵的手掌,躲开飞溅出来的血,有灵息沾到他衣角,他一把撕下来。

  “应该没问题,灵气够强!”楚河向后退几步,“炸掉它的头就行!”

  楚河突然眼前一黑,他放开力量向旁边跃去,快如箭矢,瞬间躲开了。他冷汗都落了下来,但转身就看见灵向阿凉袭去。

  阿凉还没反应过来,灵就已经把他勾起来。他手一松,装着未央花的盒子掉下去,撞在阿银怀里。

  “姜长老!”楚河一边追着阿凉一边大喊,他觉得自己的速度可能追不上。

  姜长老在和灵近身战,本想阻挡灵的前进,但似乎没有多大用处,灵甩着头,几次差点要咬到他,他身上的袍子也破得只能堪堪遮体。

  看见阿凉被灵勾上来,他踩在灵身上借力一跃,伸手去抓阿凉。

  灵突然吼叫一声,把阿凉向上一挑,低头向下咬去。

  靠近灵的嘴里的时候有一股吸力,阿凉运起内力向后挣扎,他从未觉得死亡这么近过。

  楚河努力追上来,姜长老勾住他的衣服却只撕下了一片衣角,邹门主也从后面向前赶来,九未门弟子、苍梧宫弟子还有屠灵阁的人,都不断地攻击着灵,想分散它注意力,阿银把未央花拿出来,红色光芒远远传开。

  阿凉看见灵的巨目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好像是那么执着地想要吃掉他。

  不是因为未央花!阿凉心里突然想到,灵追着要吃他不是因为未央花!而是因为——他是半神!灵知道吞噬了他会是最好的选择!实力会大大提升!

  灵的大嘴近在眼前!

  阿凉举剑刺下去,正刺进灵的大嘴上方,有血对着他的脸喷出来,他赶紧用衣袖挡住,可还有一点喷到他脸上!阿凉用牙齿把衣袖撕下来,脸上的刺痛让他绝望而愤恨,眼神里带着想要同归于尽的光芒。

  可下一秒就有什么缠上了他的腰,猛地将他下拉。阿凉没敢拔剑就被拉下去,速度奇快,风刮得他脸越来越疼,他感受到灵息在脸上蔓延。

  楚河冲到他前面,迎上灵追来的滴着血的手掌。

  邹门主也刚好赶到,扶过阿凉,眼睛看到他脸上,毫不犹豫地一剑割去他脸上一块肉。

  “啊!”阿凉疼得惨叫,手捂住伤口,又不敢碰上去,伤口上血流得他满手都是。

  阿凉的脸算是毁了,左侧眼睛以下一直到嘴角的肉都被邹门主割掉一层。但他也还算幸运,没有蔓延到眼睛,不然眼睛也是不能要了的。

  “快到后面去!”邹门主抱住他落到地上,再没看他一眼便迎上灵。

  灵似乎真的发怒了,楚河也挡不住它的行动。它现在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断地渗血出来,身子一动、手臂一挥就是血雨,楚河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甚至还沾到了楚河的头发上。

  “我来!”邹门主上去和楚河交换位置,姜长老同时赶过来。

  楚河退下来利落地割下一片自己的头发,转眼看见阿凉腰上缠绕的东西。

  他还没说话,鹿弥就撑着星辉伞不知从哪里出来,一把将日月鞭抽走。

  “没武器了!”有九未门弟子大喊一声。

  “全部退下!”

  邹门主大声吩咐,却不防灵一只手盖下来把他拍到地面,灵的手上全是血,地上也全是洒下来的血。

  “师父!”阿银声音透露着绝望。

  楚河拦住想要冲过去的阿银,快速道:“我和姜长老会挡住灵,你赶紧摧动未央花!等一下过来往它嘴里扔!”他看向鹿弥,“把阿凉带出去包扎!”

  “你们挡不住它的!”鹿弥说,“我有圣器!不能让我站在后面!”鹿弥眼眶通红地看着他,眼神格外坚定。

  阿凉还是疼得说不出话来,他把所有剩下的内力全都用在了阻止血液流出上面。楚河把他提起来向后面人群中一扔,立刻有弟子接住他带他后退包扎伤口。

  现在这里已经没剩下多少人了,九未门千名弟子,如今剩下两三百人,还大多伤员,苍梧宫带来的人也剩了十几个,但还好他们本来就来得不多。屠灵阁来的修炼者更是没有几人了,大多人头一次见这么厉害的灵,为了保命跑了一大部分,剩下的人中一大部分也陨落在此。

  不远处的九未门,大半因为这场战斗而垮塌成废墟。

  从灵出现到现在,他们跟着灵的移动几乎跨过了整座城!

  灵一直都还有一截身子在地下,这时它突然把那截身子也从地下抽出来,没想到它还有一截长长的尾巴,尾巴末端尖利,在空中摇晃。

  它全身出来之后就太过庞大,人在它面前渺小如蚂蚁!

  楚河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了,他的内力也所剩无几。

  “那你站远点。”楚河没法反驳鹿弥的话。

  刚刚鹿弥的日月鞭抛出来的时候,灵已经注意到她了。它甩着尾巴过来,脚步踏在土地上,一步大地就震几下,他们在地上站不稳。

  鹿弥举着星辉伞让自己悬在空中,右手挥着日月鞭,轻飘飘却很快地过来。她完全没有听楚河的话,而是选择跟灵近战。

  楚河没办法,只好飞快地跟上去。

  其实未央花是不可直接触碰的,阿银拿着它,双手早已开裂,血被未央花从茎部吸收上去,花的光芒更加红了。

  “全部盛开了!”阿银不顾手上的疼痛,激动地叫道。

  如落日时天边的火烧云,楚河第一次见识未央花开的样子,红光一点也不刺眼,极为柔和地向远处照射。

  阿银运起内力,疯狂地向未央花涌去的不仅仅是他体内的灵气,还有他的血液。他身体里也渐渐发出红光。

  灵一个扫尾,因为体积差异太大,所以躲开时有很长的距离。楚河脸色发白,堪堪躲过去。可姜长老没他好运气,直接被扫中,拍到地下。

  “好了吗?”鹿弥一边用日月鞭缠住灵的尾巴一边大吼道,灵的尾巴动得剧烈,她几乎要被甩出去,日月鞭自行吸住她的手,但她手已经磨破出血了。

  “马上!”

  阿银大吼着,身周的红光如茧一般包裹住他。

  鹿弥左手将伞尖扎向灵的尾巴,灵痛得猛地扬起尾巴,鹿弥趁机撑伞飞上,身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日月鞭同时绕过灵的脖子向下拉扯。

  灵的尾巴和脖子被绑在一起,它疯狂的扭动巨大的身子,企图挣脱。但弑神的圣器哪里是它能挣脱出来的!只是鹿弥脸色发白,几乎要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力量。

  楚河再次动用流云剑法,身形诡异地在灵身周穿梭,云起剑穿入灵的身体,在它体内乱搅。

  灵张嘴嚎叫,嘴里有大量的血喷出来。鹿弥撑着伞,挡住飞溅而来的灵息。

  “快把未央花丢进来!”楚河艰难地喊道。

  阿银沉默一瞬,突然飞身上来,喊道:“丢不了!”

  楚河控制着云起剑卡在灵的脖子里头,鹿弥拉紧了日月鞭,以至于灵只能张着嘴仰着头。

  在他们的视角来看,就是一团红光飞快地向灵的嘴里飞去。

  “你干什么!”鹿弥怒吼道。

  “我和未央花已经没办法分开了!现在只能我自己进去!”阿银的声音从光团里传出来。

  楚河本来想说,是不是会有别的办法。

  但就算有别的办法,也没有时间了!

  鹿弥已经支撑不下去了,日月鞭收回,星辉伞合拢,她脱力地掉下去。

宁西凉

希望继续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